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Facebook为什么会到硅谷创业

发布时间:2020-06-28 11:20:50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看过《社交网路》这部电影的观众都会知道,Facebook创办者扎克伯格曾就读于哈佛大学,在哈佛时就创立了后来发展成为Facebook的社交网站,但为什么扎克伯格之后却要来硅谷创业?别忘了,哈佛大学所在的波士顿128公路区也曾是与硅谷齐名的美国高科技产业两大发源地之一,还曾在上世纪70、80年代创造出过“波士顿经济奇迹”,但为什么20年后,却是硅谷一枝独秀?

一些研究指出,这是因为硅谷是一个强健的复杂网系统。

复杂网系统就是一群异质而多元的节点(可以是个人、团体或组织)相互联结而成,每个节点又同时扮演不同的角色 (比如个人可以同时是老师、投资者、好朋友、经理等等,组织可以同时是技术合作者、供应商又是采购商等等),所以每个节点也会通过多元的关系与其他节点联结。

任何一个社会、经济或地方产业网都是一个复杂网,但却很少会是“强健”的复杂网。强健表现在当外在环境发生变化时,一个系统能够很有弹性地改变其结构,从而生存下来。硅谷的强健表现在,它不是一个单一产业的网络,像底特律的汽车业或华尔街的金融业,而是一个生发出多个新兴产业的地方。同时它又经历多次危机而都能复兴,不像华尔街需要政府拯救,也不像128公路区会逐渐没落。从最早的惠普(微博)、IBM的电子电脑业,到英特尔(微博)的半导体业,再到雅虎的网络业,硅谷先后诞生了很多伟大的企业,在经历了互联网泡沫和金融风暴后的今天,硅谷虽然再次陷入危机,但又有Facebook、Google的崛起,更有苹果的几沉几浮,硅谷总能创造出新的产业与新的增长点。

那么强健的复杂网是如何炼成的呢?

首先,复杂网都是自我生发、自我演化而来的非正式关系网,绝不是规划、设计,加上命令、控制得到的。

其次,它一定是分散决策而不是集中决策的,更是自我组织、自我产生秩序的,所以过多的控制只会减低它的强健性。

再次,这个自发产生的网络如果是关系完全平等分布的结构,则一些关系被移除就会使整个网络崩解。反之,如果是高度层级分化的网络,固然没了上述的危险,但万一关系集中度高的节点被移除,则系统容易发生危机。所以一个强健的复杂网要有一定的集中度,不能太分散,但又要有多个集中点而非少数几个集中点,才能分散风险。

同样的,平等网络不容易将信息、资源传播出去,当传播的力道高过一个临界值时才能传播。反之,高度层级分化网络则易于传播,这个阈值几近于零,但却泥沙俱下,好的坏的都很快传出去,比如疾病、错误概念、谣言等等。所以复杂网中如果有很多相对封闭的小团体,可以对坏的传播筑起防火墙,但小团体间又不能互不沟通,所以要有多个集中点作为“桥”,这有助于对传播的有效控制。

还有,一个复杂网中的“食物链”要完整,而且链上各类功能的节点要有可持续性。否则,一次食物链上一个小环节的断裂就可以使整个系统消失。

最后,一个复杂网要和外面的其他系统有效连结,这样才能随时与外界环境保持反馈过程,有效地对外界变化做出反应。

从这些过往研究的成果来看,硅谷正是一个强健的复杂网。首先它是一个完整的“食动链”,新科技研发及创业的各种功能都十分齐备,而且数量众多,多元多样,有10所大学,40个公立或私立的研发中心,180家风险投资,8000多家百人以上的企业,近5000家法律、会计等服务公司,329家职介所,700间商业银行,以及47家投资银行。这些组织组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使得创业得到快速而全面的支持,而且这些组织数量众多,使“食物链”永不断裂。

更重要的是,这些组织会自发地结合出各式各样的关系,包括知识传播、人力资源信息、教育培训、财务投资、联合研发、产品信息以及产业服务等等多元多样的网络。

这种自发的结合,也自组织出多个“圈子”以及分散的决策。不但硅谷产业种类众多,各有圈子,独立决策,而且一个产业内,甚至一个产品内都会有好几个圈子,比如精简指令集的电脑(主要代表是Sun的工作站),就有三个不同的战略联盟,今天移动商务的发展,又产生出苹果与Google两大系统,各摊自己的“圈子”,相互竞争。

而这些壁垒看似分明的圈子间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相反,一些大的集中点扮演了各式各样“桥”的角色,如斯坦佛大学、柏克莱加大、圣塔克拉制造商团体,苹果、惠普、IBM、思科、快捷半导体、英特尔(这些大企业不但战略联盟众多,而且培养了大量的创业者)都是大的集中点,大学的讲座与学术会议,风险投资的各类聚会都产生联结关系的效果,使得这个网络中有相当多的集中点,多元多样,增加了它的强健性。

所以在硅谷,不但新创的高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小型企业四处林立,而且公司与公司间往往结为策略联盟,甚或形成网络式组织,以共同研发、生产、营销新产品。

城市规划学者萨克森妮亚曾比较硅谷与128公路区的特质,指出几点不同。

其一,两地企业的治理机制不同,一个是以网络为主的,一个却是以层级为主的。一如开放系统的计算机网络击败了封闭系统的大型主机,硅谷的开放系统网络式组织击败了128公路区的封闭系统科层组织,萨克森妮亚分别称硅谷为竞争和共享,而128公路区则是独立和科层。比如,惠普维持了相当数量的外包供货商,惠普与外包商之间的关系不仅在于合作生产,交换市场信息而已,更扩大于管理、财务上的支持,技术的相互公开,以拟定共同的发展计划。惠普就维持着与3Com、Octel以及Weitek等公司的策略联盟关系,有的是为了共同开发新市场,有的是为了共同研发新产品。与Weitek的合作研发,惠普提供先进的光罩设备以提高 Weitek芯片的速度,却冒着技术扩散出去或对手采用相同芯片的危险,而允许Weit-ek出售惠普所无法采购的多余产量(约占三分之二)。惠普甚至把网络式组织的管理原则带入公司之内,让集成电路与印刷电路板分别成为半自立的单位,不置于一个权威之下进行内部交易,而令其自由地与其他公司竞争惠普内部的业务,这种内部组织方式与“层级”概念大相径庭。

相反,波士顿的王安电脑公司、美国数字设备公司(DEC)等则保有了美国东岸大公司的商业作风,主要的研发都在自己公司内部,零组件也尽量在公司内生产,一个公司会尽力将产品线从上游到下游垂直整合在一个科层体系下。

其二,在都市设计上,波士顿有十分明显的市中心与市郊之分,而旧金山的湾区则是多中心的。128公路区就在波士顿郊区的森林海中,高科技公司则有如海中孤岛,各公司间的联系以及和市中心的交通都十分不便,以至于DEC自己有机场,用直升机从事地区交通。硅谷所在的南湾区则采分散式城市设计,每一个城市,帕洛阿尔托、山景城和圣何塞,都有自己的商业区、住宅区与工业区(无烟囱工业),而没有明显的市中心。这种分散式设计有助于各企业建立更多的联结。

其三,在日常生活中,128公路区的社交生活一方面反映了同业间弱联带的缺乏,另一方面也加强了这种现象。波士顿地区是美国最古老的殖民地区,当地居民很多都是数代以来就住在那里,经过长期的互动,小区意识很强,一个教会之内的教友们也有相互往来的传统,所以下了班后的工程师经常往来的对象是邻居、教友或亲戚。128公路区的公司自给自足,缺乏公司间的往来,和当地小区也不甚兼容,所以员工的同业间人际关系大多限于公司之内。公司内员工的同欢会固然时而举办,但同仁间已无新的信息可供交换,而且下班后的话题,往往是足球或政治,不会涉及“公事”。与128公路区“公私分明”的社交生活相反,硅谷的社交是“公私难分”的,它是一个新社区,高科技公司的员工多半是外来人口,与当地社区、教会甚少渊源,而公司与公司之间的互动频繁,使得公司员工与其他公司员工也互动频繁,所以硅谷的工程师与经理人在同业间朋友很多,下班后和同业社交的机会也多,同业间谈话的话题往往是投资机会、科技新知以及市场趋势等等。

萨克森妮亚的比较分析是在复杂网研究流行之前,但今天从复杂网理论重新观之,可以看出128公路区是一个不强健的网络。它的网络密度明显太低,所以高科技创业所需的“食物链”中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较弱,而且它的大企业不但不能成为集中点,扮演桥的功能,并自陷于封闭圈子之中,内部也是以层级治理为主。相反的,硅谷从PC、到工作站、到电子商务、到今天的iPhone、iPad都是开放平台,也因此创造无穷的联结机会。这些特质都使得128公路区的复杂网不强健,一旦电脑业发生重大结构变化,它就日趋没落了。

Facebook的出走,说明128公路区的创新能力并不差,创造了未来产业的新亮点,但却留不住这个亮点,任凭它跑到强健的硅谷复杂网中,才得以快速发展。

Chrome浏览器下载

谷歌浏览器下载

Google Chrome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