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滇越铁路鲜为人知的往事不费一兵一卒收回

发布时间:2021-02-01 11:01:17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滇越铁路鲜为人知的往事:不费一兵一卒收回

如果没有旅美华侨、抗战将领沈昌之女沈蓓这趟寻访之旅,“滇越铁路云南段如何从法国人手中收回?抗战时期滇越铁路经历何种风霜?”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概就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日前,在滇越铁路起点昆明火车北站附近,沈蓓和昆明铁路局老职工翁大昭、和中孚等人,一起寻访沈昌筹备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工作遗迹,揭开了这段尘封的历史往事。

沈蓓的父亲沈昌,在抗战时期,曾出任川滇铁路公司总经理,兼叙昆铁路工程局长和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筹备组主任,负责滇越铁路军事运输和铁路抢修工作。1942年,沈昌以远征军中将司令的身份,前往缅甸前线,负责军运。在从野人山走出来没多久后,突发中风而死。

“父亲的个人命运,和滇越铁路以及国家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沈蓓回忆,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父亲紧急受命,从南京到昆明任职。那时,中国东南沿海口岸被日军封锁,政府内迁重庆,大批工厂、学校、机关也从香港经越南从滇越铁路迁往云、贵、川,她和母亲坐着南京飞往香港的最后一班飞机辗转到了昆明。

随后,日本占领越南,妄图彻底切断抗战物资运输线,并从1939年底开始,派飞机陆续轰炸滇越铁路云南段沿线铁路、桥梁、车站、城市及战略要地。

“住在昆明小石坝的时光,躲日军空袭是生活的常态。手无寸铁的我们就好似案板上的肉。”回忆起70多年前遭遇的昆明大轰炸,沈蓓依旧心惊胆战,“一架日机在城里轰炸完后,发现逃往山里的我们。我至今忘不了飞机俯冲下来时日军的神情,他得意到嘴裂地老大。周围全是血,妈妈死死地把我压在身下。”

因为一架从重庆飞来昆明的民航飞机吸引了日机的注意力,沈蓓和母亲逃过一劫。但这架民航飞机未能幸免,百余名乘客全部遇难。

沈蓓不知道的是,在她和母亲躲空袭的同时,父亲沈昌也丝毫不轻松。沈昌部下翁筱舫的儿子翁大昭转诉父亲回忆:此时的滇越铁路还由法国人掌管,中方只对铁路运输行使调度指挥权。为防止日军沿滇越铁路入侵,父亲他们先是扣留全部在华的机车车辆,接着又受命炸毁中越交界河口铁路大桥的中方桥墩和桥梁,封堵河口隧道,并拆除河口至碧色寨117千米的铁路轨道。

“为了完成这一任务,他们既要面临热带地区恶劣的自然条件,躲避日军飞机的轰炸袭扰,还要克服许多技术上的难题,”翁大昭说。

“收回滇越铁路云南段的管理权也是一项硬任务。”常年从事滇越铁路研究的昆明铁路局老职工和中孚说,滇越铁路自修建起就由法国人掌管,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收回路权进行了艰难曲折的抗争。

1940年9月10日,中国政府先是设立具有军事管制效力的“滇越铁路滇段线区司令部”,对铁路运输行使调度指挥权。1943年8月1日,中国政府宣布与投降法西斯的法国维琪政府断交,成立“滇越铁路滇段管理处”,接管滇越铁路滇段的管理权。

“比原先签订的时间早了近50年,并且不费一兵一卒。这其中,沈昌功不可没。”和中孚说,1940年,沈昌就以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司令的名义向国内外发布公告:中国政府特命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司令,接收滇越铁路并指挥铁路一切事宜。宣布外籍员工如愿继续工作,将与中国员工一视同仁。如愿出境,一律放行。同时警告:借接管之机造谣生事,按军法严惩不贷。

“这一恩威并重的通告的实施,其实就宣告法国人经营了30余年的滇越铁路云南段提前回到中国的怀抱,”和中孚说。

翁大昭称,不费一兵一卒的顺利背后,也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努力。其精通法语的父亲受沈昌之命,多次深入法国人内部打探情况。最终找准时机,拿回云南段的管理权。

“滇越铁路对抗日的贡献非同一般,国人守护、争取这段铁路管理权的精神遗产应好好挖掘。”沈蓓说,此行在了解父亲过去的过程中,深感父辈建设国家、抗击外侵精神之可贵。

“父辈他们当时的梦想,和今天的中国梦是完全联系在一起的。”沈蓓呼吁,挖掘这些精神财富,不该仅仅是后人缅怀先人的个人行为。

河源工业设计

呼和浩特工业设计

十堰产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