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豆瓣91分卷福拍了部自甘堕落的神剧-【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0:03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虽然奇异博士在《复联3》中对钢铁侠说了一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之后就变成灰挂掉了,但是不用唏嘘,喜欢卷福的粉丝们又《梅尔罗斯》中大饱了眼福,这回不是群魔乱舞甩甩激光绳打打酱油,而是一人挑大梁。

深挖人性的沉重作品,1-5集,电影架势的梦幻配置,从原着中萃取出的丧而不哀的沉醉气质,虽然之前各种文章夸得热闹。

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不能判断亲爱的帕德里克到底何去何从,所以不敢妄下评论。终于待完结后,现在才敢来说说这部卷福“自甘堕落”的神剧。

上:《模仿游戏》

下:《神探夏洛克》

“自甘堕落”的天才本尼

从《模仿游戏》图灵本人,到《神探夏洛克》的卷福,再《奇异博士》,本尼用低沉快速的语调和神经质的阴郁气质其实一直在演一种人——天才。

超高的智商与洞察力,让他拥有异于常人的举动和天性,这一切被他演绎地活灵活现。但是这类天才型角色有一个共性,就是符号性太强,而深度不够。

《奇异博士》

现实中的本尼同样也是个天才,可他并不古怪,所以他对帕德里克这个角色一见钟情,他认为这是属于他一生中只有一次的角色,而他也愿意为他“自甘堕落“,从而赋予他文本之外的独特气质。

作为一部首播豆瓣评分高达9分,第五集结局后分数不降反升了0.1分的迷你剧集,靠迷你剧发迹的卷福从不会让人失望,他简直为帕德里克赋予了文本根本无法企及的魅力。

本尼在《梅尔罗斯》贡献了“自甘堕落”式的惊艳演出,普通的演员不愿意甚至也不可能做到如此高度接近人物灵魂气质的演绎,这对演员本身是一场巨大的消耗。毕竟,要去演绎一个人渣不难,要去演绎一个让人爱不起来也恨不起来的人渣,实在是太难了。

嗑药时的癫狂和抽搐,神经质的大段独白,可怜可恨又有那么一点点可爱,绝对是巅峰级的演技,让观众迅速代入到一段不太愉悦的观影体验中,并且还看得酣畅淋漓。如果说IMDB上有9.2分,那么其中会有一半分数,都属于本尼。

这样大呼过瘾的演技已经被各家吹爆,所以在此并不想赘述演员及角色本身。而是想与大家探讨《梅尔罗斯》这个从小说改编而来的影视文本逐步给出的,与原着不同的丰富又光明的人生“答案”。

原生家庭伤害,是可逆的吗?

《梅尔罗斯》改编自爱德华·圣·奥宾的五部半自传小说——《Never Mind》《Bad News》《Some Hope》《Mother's Milk》《At Last》。

原着小说灵感来源于爱德华自身的童年悲惨经历,父亲是个施虐、娈童的英国军医,母亲从属上流社会,但是怯懦、冷漠、对周身一切可怕的人事物充耳不闻,导致笼罩在童年阴影中的男主人公依靠酒精、毒品才能暂时逃离痛苦,直到找到写作作为灵魂的依托才得以支撑其活下去。

毋庸置疑,家庭,是社会最小的权力单元,施暴者往往在最小范围内对受虐者加以伤害。

在小说中,字里行间,我们感受到作者蚀骨的痛苦,与周而复始的毁灭,得到彻头彻尾地否定答案——

太阳依旧升起,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而这次的迷你剧改编,似乎给出了更光明和丰富的答案——虽然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太阳依旧会升起。

纵观全篇,我们可以总结出堕落天使的“堕落方程式”,父权梦魇+母体背叛使得每个人深处人间地狱。

此次的影视剧改编首先继承了原着的精髓,刻骨铭心的恐惧与无处不在的绝望。帕德里克的堕落是由两座大山重压下形成的,即父权梦魇与母体背叛。

父权梦魇何以消解?

剧中,父亲代表“家庭专制体制”的掌权者,一双废手喻指失去才华,这让他处在失权的极度恐惧与愤怒中。于是,这双弹奏钢琴的巧手受到了自身的诅咒,伸向了自己的朋友,伸向了自己的家庭。

这个父亲暴虐、专制,雨果维文赐予这个父亲紧缩的眉头,倨傲的身板,犀利的眼神。他时常站在别墅的落地窗前,审视周围的一切,掌控着自己的王国,奴役着身边人的喜怒哀乐,以暴虐获得自身的存在感。正是因为雨果维文塑造的父亲形象深入骨髓的可恨可惧,才反作用于弱小的帕德里克童年阴影对其伤害的力度。

父亲,是一个诅咒意味的动词。父权,像一个缠绵数十载的噩梦,即便主体已经消失,仍旧阴魂不散。对父亲的恐惧,对父亲乖戾跋扈的亲友的恐惧,对挥之不去的血缘关系的恐惧,对充满父权纠错与凝视的社会的恐惧,都在诅咒着帕德里克,无法走出泥潭。

将原着小说中的第二部《BAD NEWS》放在了第一集,直接从父亲的死亡单刀直入切进这个富家瘾君子的生活。两条线交织在一起讲起来这个故事,瘾君子得知父亲要死去,开心地说要戒掉毒品开始新生活,而他最大的障碍,就是不断回忆起的碎片式的与父亲有关的童年阴影。

走不出的幽暗走廊通往父亲的停尸间与儿时通往父亲卧室遭遇虐待的通道别无二致,这是对于父亲本体的恐惧。

父亲虽死,可是,他却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甩不掉的父亲的影子。相比于厌恶父亲,帕德里克更厌恶的,是他自己,这个不被祝福的生命本身。这是对生命的恐惧。

逃避的效用的十分短期的同时也是备受折磨的,正如使用毒品的帕德里克在片刻的清醒与疯魔之间游离,半梦半醒间,他拖着被针管扎得鲜血直流的手臂睁开双眼,发现,逃避得了的只有片刻,随之而来的,是成倍的空虚和恐惧。

逃避无用后,自我的放弃,他放弃了求救,放弃了自救,自虐、自残、甚至自杀。

帕德里克在酒店里反复自虐

那扇夜里打不开的窗阻止了他的自杀,白日里却不知被谁打开呼呼吹着风,似乎在嘲笑他的无能。

帕德里克没能打开窗子完成自杀

这里,父权的恐惧是强大于无形的敌人,钻入你的梦魇,让你明白,逃避,是不可能的。颓丧和绝望如影随形。

为了对抗帕德里克首选当然是戒毒,虽然他玩世不恭的“Never Mind”和永远失败的结果让人觉得他只是嘴上说说,但,从他的眼睛里,我们知道,他是认真的。

企图用食物阻断毒瘾的帕德里克

他利用疯狂吞食食物,他听从朋友劝告去参与解毒班交流会,他与心仪的女人共用晚餐,甚至求助。

“求求你了,我只是今晚不想自己呆着,我只想有人陪陪我。别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但是社会是基于父权体系运作的,家庭中的压迫与冷漠同样会渗透进社会中。不论是在酒店里对他的毒瘾视若无睹的服务员,还是让帕德里克苦苦哀求的暧昧对象,他们都拿着一套正统父权标准要求帕德里克“像个正常人”一样,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帕德里克从不知道“正常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小说中的第三集,虽然名字叫《SOME HOPE》,实则却只讲述了帕德里克参加有众多父母老友的贵族圈晚宴时游离之外,只好自作思索,却无意间发现,自己对于仇恨父亲这件事早就厌烦了,不如待之平常,前尘往事置身事外吧,这让人觉得SOME HOPE颇有反讽与无奈之意。

而剧版第三集的铺排, 却着实有了“希望”的基调。这也是影片竭力传递出来的核心观念,不只是“算了吧”,而是“快了吧”。

在对照和成长中,中年的帕德里克看到了同样在贵族家庭不知所措的小女孩,他轻声细语地安慰她,试图帮她走出了恐惧。

虽然当初帕德里克的母亲伊莲娜想要驾车逃家没能成功,可是当时唯唯诺诺的布里吉特踩足了油门带着老妈和女儿潇洒地一骑绝尘逃亡成功。之前卖药给自己的毒头子的老婆死于吸毒过量,可他却成为了衣着整齐的爵士乐手。

一朵朵希望的浪花,在悄无声息地朝着帕德里克的心头打来,他不是因被世界排斥而放弃憎恨父亲,而是因为他所在的世界如潮水般温柔地拥抱了他。他在心里祈祷,这就是生命吧,这就是奇迹吧,也许我痛苦的尽头,真的快了吧。

当他转身看见了未来的妻子,并跟上去搭讪。我们可以猜测,属于帕德里克的解脱,或许真的“快了吧”。父亲的噩梦,终于散开了。

母体背叛怎么救赎?

从前三集,我们已经看到帕德里克终于获得了重新生活的燃料,然而第四集,却将另一座更大的恐惧摆在他面前,将他击垮。

《MOTHER‘S MILK》这个章节中,他把自己重新带回童年阴影的地界,一方面用儿时的巨大痛苦警戒自己现在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一方面享受着那所老房子为自己带来的危险气息。

显然,梅尔罗斯家庭的危险气质与自我毁灭的血液流淌在他的身体。对他而言,幸福,如履薄冰。爱惜家庭疼爱孩子理解自己的妻子,健康成长的儿子,事业有成的律师身份,看似安稳的生活,帕德里克在无数子戒毒和正面打击后终于做到了,那么接下来呢?堕落天使,终于自我拯救了吗?

因为,母亲的背叛是帕德里克内心更深处的恐惧来源。

恐惧变成了那只趴在墙上默默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壁虎,它虽然不起眼,但是却始终牵动着炸毁一切的导火索。具形的敌人,父亲,虽然已经被打倒,但是对于母亲的冷漠和愤恨,让他仍旧走在失控的边缘。

见证一切痛苦的壁虎

他怕母亲再度背叛他,他怕母亲彻底抛弃他,他怕的是,承认这份母爱他从来就没有拥有过。

帕德里克的母亲是一个极度自私的女人,她将自己的一切馈赠给搞慈善机构的浪子,也不愿将房产留给帕德里克。她享受着对于“高尚事业”的牺牲与奉献,但却不愿意回头给亏欠的儿子一个拥抱,一点关爱。她不能与任何一个真实的人产生深厚的真实感情,却愿意将自己奉献给远方的事业从而获得成就感。在帕德里克终于向她说出,“父亲,他曾经多次强奸我。”伊莲娜微微低下了头,然后她悄悄说了句,“我也是。”她不愿意承认自己人生的失败和虚无,因此她在最后关头还在尽量自欺欺人,这一句话,让帕德里克彻底地,失去了最后一丝母爱。

帕德里克怯懦、自私、冷漠的母亲

失去了母亲不要紧,帕德里克还有他像母亲一样包容爱护他的妻子。她包容他的不安,安慰他的情绪,照看好孩子的饮食起居,努力为他营造轻松的生活环境,这份形似母爱的关怀让帕德里克安稳下来。然而,随着帕德里克母亲的死去,这份婚姻也遭受到了考验。

妻子对他说,“我可以忍受你的脾气,你的过去,你的那些不光彩的事,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一切牵涉到了孩子,我不能让孩子们感受到你的状态,我要让他们能够爱,而不是像你一样。”

小说里的妻子是一个执着于孩子的偏执狂,与伊莲娜一样,都不是正常的爱人,而是渴求从奉献这件事情上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我更喜欢电影的改编,妻子对于帕德里克的爱是真挚的,然而她的成熟和睿智让她不得不选择离开帕德里克,但这并不是冷漠地抛弃他,而是将事实讲与他听。

帕德里克忍住了眼泪,他没法辩解。他的妻子为了给予自己的孩子母爱,而放弃了给他的爱,这让他心痛,但是他连辩驳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看到,相对于父权阴霾,母爱的缺失与背叛对于他的伤害更大,直接影响了帕德里克爱人的能力,即便他已经不再有恨,他也很难正常去接受爱了,还怎么去爱呢?

那么,帕德里克终其一生都在“缺爱”与“寻爱”之间徘徊,始终无果,他的人生就此毁掉了吗?

脱瘾与成长

戒掉毒瘾和酒精,放下父亲与母亲的羁绊。

当尼古拉斯死后,帕德里克说,“我在想,我父母圈子里的最后一个人死了,我好像与他们不再有任何关联了。”然后,帕德里克在去往约炮自杀妹的路上,叫司机掉头,他把酒精和放纵,也戒掉了。

这算是一场告别,告别父母,告别逃避,告别执着。

和解已经没有可能,家庭也已破碎,一味地融合和讨好都不能给予他最美好的结局。帕德里克在孤独的公寓里,苦苦思索着,那么接下来,你要用你的人生做什么?

这个问题,在第一集结尾,帕德里克曾经在公共电话亭前被问到号啕大哭。那么现在,他有答案了吗?已经堕落的人生,还有什么可以补救吗?

不同于小说帕德里克的顿悟,剧版中,帕德里克想到了孩子,想到了他的家庭,他非常爱自己的孩子,他想见到他们,他想同他们吃这顿晚餐。

旧时代已死,光明和前进毕竟是无法阻挡的。重要的是Patrick放下了,重要的是他在想象中让童年的自己对父亲说出了那句他一直想说的话:“那是错的。你是错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对其他人做这种事情。”

在回忆里勇敢说出这句话后,帕德里克走出了公寓,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他长大了,摆脱了父权与母体,终于学会了独立

他终究一生都在寻找他自己的不幸福的原因,他的如何解脱的方法,可是他却还是日复一日的痛苦,因为他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他没有想到长大,他一味地经历生活的输入,并没有输出的能力,不论是爱,还是恨,统统都困在心里。这一次,他不再追求不再痛苦的方法,不再逃避日复一日的噩梦,而是在每一分每一秒让自己快乐起来,做自己最想做的事,见自己最想见的人。

虽然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太阳依旧会升起。虽然我的生命还是会痛苦,虽然我爱的人不一定会给予我足够的爱,但是明天,他们依旧在,我,还活着。

一条电影课 |《动物世界》就很普通啊......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北京直肠癌诊治医院在哪直肠癌的治疗方法

沧州得了白癜风去哪治疗

女性为什么会患尿道炎

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宫颈癌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