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收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收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蔡焕堂他是朱基推崇的先生马英九的同学真正的扫地僧【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9:35:17 阅读: 来源:热收缩带厂家

他是朱基推崇的“先生”马英九的同学

与李政道、杨振宁、李昌钰同台领奖!是真正的“扫地僧”

他出生于台湾农村。

中学是马英九同窗。

在美国读研攻博。

如今在湖南。

围棋、京剧、书法、诗词……

他喜爱中国传统文化。

在他眼里,钢铁是同样美好的存在。

他说“冶炼、燃烧、反应,很壮观!”

钻研汽车板30多年。

扎根湖南华菱及涟钢7年。

他最推崇的价值观是“敬业”。

将所学贡献给中国钢铁事业。

他视为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想一直干下去!”

他是Sliver King (线性缺陷解决之王)。

曾与李政道、杨振宁、李昌钰同台领奖。

他是安米职位最高的华人。

是他所研究领域的“资料库”。

《朱基讲话实录》第四卷里。

称呼他为“先生”。

他,就是蔡焕堂

蔡焕堂。

美籍华人。

台湾清华大学物理学士。

美国宾州州立大学冶金博士。

安米研究发展部首席研究员。

涟钢副总经理。

他主导引进“转炉溅渣护炉技术”。

使中国钢铁企业吨钢成本节省4元左右。

他曾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最高荣誉

――“国家友谊奖”。

同台领奖的。

还有杨振宁、李政道、李昌钰。

先生50年出生在台湾。

从小学到大学。

大部分老师都是东北人。

高中时。

对中国历史、地理、诗词,很喜欢。

1972年,他从台湾清华大学毕业。

1977年,

获得美国田纳西大学冶金工程学硕士。

4年后的1981年。

获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冶金学博士。

从家境一般的台湾农家子弟。

考入台湾最好的高中和最好的大学。

拿下美国硕、博学位。

成为全球最大钢企的高管。

先生是常人眼里的天才、学霸。

他却只认为自己

“勤奋,农村人能吃苦。”

干第一份工作时,

正值美国钢铁业萧条,

公司大幅裁员。

1300多人的技术中心,

绝大多数是博士,

每周五上午公布裁员名单,

最终裁至200来人。

虽然他被留下,

但惴惴不安:“是不是太闲了?”

他果断跳槽,

从技术研发部门

主动申请至质量、生产系统,

“别人干8个小时,

我干10个小时、12个小时”,

这个不拿一分钱加班工资的中国人,

被美国同事讥为“太认真”。

但他也因此用十几年时间,

积累起丰富的现场经验,

避免自己犯上通病,

“懂操作的不懂原理,

懂原理的不懂操作”。

因为一份上进心,

他主动争取去学习。

日本有着世界最先进的钢铁制造技术。

第一次赴日本企业学习,

选派的都是厂长级别,

轮不到时任小科长的他。

他找到上司,

列举自己懂日语等多项优势,

“我可以学得更好”。

十多次培训下来,

他成为美日双方企业炼钢技术

交流的牵头负责人,

并搭建起洁净钢冶炼技术的

世界级“朋友圈”。

当年的培训资料和学习笔记,

他毫无保留地传给涟钢的技术人员。

20多年过去,

这些资料仍有很好的启迪作用。

如今,只要有专家讲课,

他总是听一遍,记一遍,

有时还要译一遍,

始终没有停止学习。

因为一种情怀,

他主动争取来湖南,

来涟钢。

“考考你,锡矿山产什么?

这是我小时候的地理试题。”

他得意地问采访他的记者。

自小他就从课本里知道,

锡矿山产锑不产锡;

他知道 “于斯为盛”的岳麓书院,

也背过“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他还有一批祖籍湖南的中学同学,

其中包括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

他对中国的一切充满热情,

对湖南尤感亲切。

成年后,

蔡焕堂一直在寻找机会

到中国亲身感受、验证这一切。

1993年,蔡焕堂主动争取到一个机会,

第一次访问中国,

参加一个技术研讨会。

随后几年,

这个会讲中文的美国人,

成为冶金部和中国各地钢企的“红人”,

每年来中国传授“转炉溅渣护炉技术”,

该技术使我国钢铁企业吨钢成本

节省4元左右;

以2016年全国钢铁产量计算,

年可节省炼钢成本50.4亿元。

1999年,

蔡焕堂获得国务院颁给外国专家的

最高奖项――“友谊奖”。

2005年,第一次到湖南,

参与安米与华菱的合作谈判。

其时,中国钢铁工业正突飞猛进,

蔡焕堂也有了大干一场的豪情。

2006年,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刚3个月,

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他就来到涟钢,

亲眼见证涟钢第一座RH精炼炉投产。

随着安米对华菱技术转让正式实施,

他申请到华菱工作。

“中国是我最向往的地方,

我年纪大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他这么说服妻子。

2010年,蔡焕堂的申请获得通过,

正式开始了在湖南的生活。

“中国真美,和书里读到的一样,

和想象中一样。”

7年间,

他到处寻访全国各地人文和自然美景:

去宁夏,

感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去乌鲁木齐,

寻找与“丝绸之路”有关的蛛丝马迹;

吟诵着《前赤壁赋》《后赤壁赋》,

到赤壁怀古……

中国的书法、诗词、京剧、围棋,

也都令他赞叹沉迷。

7月23日,星期天,

天气热得不像话,

先生却和友人

顶着大太阳去了一趟涟源湄江景区,

归来依旧兴致勃勃:

“山、水、湖、洞,美不胜收啊!”

“我要感谢湖南给我的馈赠,”

蔡焕堂说,有生之年,

能在中国服务,

人生因此而圆满;

而能将自己的技术本领施展于此,

更是拥有无可比拟的成就感。

他也是想家的。

每有记者采访,

他都会主动邀请记者翻阅家庭影集。

他有一儿一女,

7个孙子孙女,

都在美国生活。

7年间,

每年只能见上一两面,“

孙子大的10岁,小的1岁,

小一点的都不认识我。”

蔡焕堂有些失落。

妻子也因此一再催促他回家。

蔡焕堂原本在华菱的合约期是3年,

后来合约期延长,变成5年,

后来又变成了7年。

66岁在国内早已是退休年龄。

“这一次合约期满,您还会延期吗?”

他思索着回答:

“只要健康允许、中国需要……”

早上5点起床。

早读两小时。

贯穿他的中小学生活。

如今,他6:30起床、

午休半小时的作息,

竟自责为“变懒了”。

起床后,迅速排一下全天日程;

临睡前,再过一遍全天事项,

这些习惯,他坚持至今。

尽管已是世界顶尖的炼钢专家,

但在涟钢,除了一贯的温文尔雅,

他也如普通一员。

一样穿工作服上班,

一样在员工餐厅就餐。

许多技术专题研讨会,

安排在下班后,

他准时参加。

食堂送来的盒饭,

他连说“好吃”。

进会议室,他必然是头一个。

“在美国,你是中国人,

你必须比别人做得更多更好!”

这是他的自勉,

也是他的家训。

从普板迈向汽车板,

涟钢人经历着漫长的爬坡。

对此,他有长者的温暖,

也有学者的坚持。

起先,一些人跟不上他的指导,

“大学老师给小学生讲微积分”。

他不急不恼,

耐心讲解,不怕重复,

知道“这需要一个过程”。

但他有自己的态度,

“上班玩手机?回家玩吧!”

“开会打瞌睡?回家睡吧!”

他温和告诫,言轻意重。

有人惊叹:

“他的大脑就是一个钢铁资料库,

随时都在绘制曲线图!”

他却说记性不牢靠,

在华菱及涟钢服务7年,

厚厚薄薄的笔记他记满了28本,

立在书柜里近两尺长。

随手翻开,

中文,英文,图表,编号,

如教科书般工整。

有人佩服:“他知识渊博,什么都懂!”

他却说“不学习,就没办法前进。”

什么是“大污水”、“小污水”,

他不明白,便找专业人员请教。

能源利用方面有知识空白,

他不耻下问。

刘芳、杨灿军、姚旭,

他叫得出每位“老师”的名字,

赞他们“好厉害!”

有人感激:

“他是最全心全意帮助我们的人。”

当国内CSP线一片唱衰之时,

他知道美国的CSP线发展得很好。

2016年夏,采纳他的建议,

公司组队赴美考察,

别人还在倒时差,

他年龄最大,

却翻译、通联、司机一身兼,

从早忙到晚。

官方渠道走不通,

他就动用私人关系。

一趟考察归来,

公司坚定了CSP线的发展方向,

使CSP线从低谷中成功奋起。

“没有蔡总,收获不会这么大,”

总经理肖尊湖说。

有人羡慕:

“他当过空军,身体棒,

精力比年轻人都好!”

殊不知,他已66岁,

做过心脏手术。

热天讲课,他习惯带块毛巾,

每隔几分钟就要擦把汗。

有时忘记带毛巾了,

就任凭汗水小溪般流淌。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个字,

他背得出,但最喜欢的,

是“敬业”二字。

对技术中心的赵如而言,

蔡先生就是“巨人的肩膀”。

当年的大学同学成绩比自己好,

但几年过去,

同学企业依然只生产最低级别的材料,

自己却能贴身聆听蔡先生指导,

参与汽车面板研发。

蔡先生的办公室和家,

随时向他这样的请教者敞开。

赵如记得,仅仅一个取样方法,

他请教过蔡先生至少三次。

他的电脑里,

从蔡先生那拷贝过来的资料就有60多份。

210转炉厂精炼车间主任谢建府认为,

蔡先生是“工匠”。

自己的分析报告,

蔡先生改过错别字、标点符号,

每一个标记符号都很规范。

VAMA基板缺陷分析,

如何取样,取样的位置和方向,

都是必须关注并在报告中清晰标注的。

蔡先生就此抛出的询问,

自己有时豁然开朗,

有时却无地自容,

因为“没有沉下去追根究底”。

210转炉厂品种开发室主任周军军说,

蔡先生是“恩人”,

教会了自己很多。

比如板坯切头切尾,

以前长度定得随便。

蔡先生建议每15-20mm切一个样,

进行成分分析,

用实验数据来决定切头切尾的长度,

将损失减少了一半以上。

这件事被举一反三,

人们逐渐领悟到,

“对数据进行采集和分析,

形成信息;

对信息进行整理和验证,

形成知识和制度”,

发展汽车板,

很多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

只有用老老实实、

切合实际的方法,

才能找到并形成自己的

操作制度和汽车板文化。

而这,

正是蔡先生所传授的那个“渔”。

210转炉厂副厂长邓必荣说,

“蔡先生是一扇窗,

窗外是精彩而广阔的

世界钢铁冶金技术。”

当年,

210转炉组织各方力量处理频繁漏钢,

他负责接送蔡焕堂先生。

然而第一次接送就被错过,

人家已直接到了现场。

“他的字典里没有大概、可能、好像,

他只有行、不行、不知道但可查。”

蔡焕堂先生严谨治学,

邓必荣受益良多。

转炉零铁水冶炼,

转炉12年不下炉,

连铸3个月不停机,

高炉28年不大修――

蔡焕堂先生传播的,

是具有颠覆性的理念,

也是成功的实践。

充满热情的投入,

从不松懈的责任,

不厌其烦的释疑解惑,

一张纸篇幅的分析报告,

简洁明了的PPT,

图文并茂的笔记……

蔡氏风格,

涟钢人视为“有钱都买不到。”

他“特别喜欢钢铁”,

以致将事业从低温超导体研究,

转移至高温钢铁冶炼。

他“热爱这个工作”,

虽然经常远离家人,

但心中无比充实。

他“喜欢涟钢”,

因为给予他“到现场去的免费机会”。

“要将所学全部贡献给祖国、给涟钢”,

蔡焕堂先生坦言

自己“不缺钱也不为钱,

只是因为热爱,因为使命”。

他珍视人们对他的尊重与认可,

两年前一张刊载有他访谈报道的报纸,

他收存在办公桌边,

每看一眼

就是对自己肩头责任的一次提醒。

66岁在中国大陆,

蔡焕堂先生已是退休年龄。

然而他崇拜加拿大某大学终身教授、

国际著名高炉专家、

85岁的卢维高教授。

他说:

“只要健康允许,就想一直干下去,

因为钢铁充满乐趣,使人长寿!”

蔡先生茶几上,

摆着一本厚厚的

《朱基讲话实录》第四卷。

这部书的266页,

《中国能够成为世界的一片投资热土》文中,

朱基如是评价:

“我看到蔡焕堂先生

给我们介绍的转炉炼钢补炉技术,

可以极大地提高转炉炉龄,

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

当然也有很高的科学技术价值。”

“有生之年,

能在中国服务,

人生因此而圆满;

而能将自己的技术本领施展于此,

更是拥有无可比拟的成就感。”

先生言语诚挚、情怀灼热。

在精致的利己主义、

庸俗不堪的成功学盛行的当下,

这个作风有些“老派”的美籍华人,

向我们展示了情怀的力量。

这个世界上工匠般的“扫地僧”本就稀缺,

但像蔡焕堂这样有情怀的技术权威不多。

醉心于冶炼、热爱着中国,

这是属于蔡先生的浪漫情怀与可贵初心。

先生会颇有兴致

和你说“陶侃搬砖”的典故,

背诵《岳阳楼记》,

古诗文信手拈来。

也许得益于中国文化的滋养,

他身上透出深厚的家国情怀,

以及对天地、时空的敬畏与大爱。

工作之外,

先生对各种“好处”不敏感,

对物质要求甚低,

精神世界纯粹宁静。

专注与勤奋,

让他在花甲之年仍在创造巨大价值;

情怀与梦想,

让他的白发熠熠生辉。

中国钢铁产能全球第一,

但制造圆珠笔笔尖“球珠”的不锈钢,

却要从国外进口。

中国的制造业,

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一切都要靠“人”,

尤其是蔡先生一般,

实力和情怀兼备的人。

向赤子致敬!

向工匠精神致敬!!

向“扫地僧”致敬!!!

沧海online

纳雅外传破解版

萌幻西游